其实这篇文章昨天应该写的,然而上床就睡了……

最近写文章的时间都有些怪异,唉:-(

从NOIP 2012到NOIP 2013再到NOIP 2014再到NOIP 2015(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算算也可以写一个 四色的NOIP 了(逃……

刚刚点开了某高一学弟的个人资料,15岁赫然出现,想想三年前我也是这个年龄……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年年相似的江月,只是换了赏月人罢了。每一次这样的回忆,都总会有一种莫名的伤感,都说大学学业轻松,但现在我却愈发想回到从前那个 无忧无虑 的年龄了。

当我还是个15岁的少年时,我和他们一样,怀着憧憬踏进了NOIP考场,不过当时水平太弱结果固然是惨不忍睹,现在看到他们仿佛又看到了三年前的自己,总感觉鼻子酸酸的。

我仍然记得NOIP 2013那年自己满怀信心,与wjk和zfx度过了愉快的两天,我仍记得转圈游戏,火柴排队还有货车运输……(甚至我的邮箱里还留有CCF给我发的成绩单)

那时离开武汉,不知道多了一种怎样的感觉,可能是一种不舍吧,毕竟回去之后又是忙碌的学习,又是一些需要面对的东西……

14年省选跪在了门口,原来以为会一帆风顺的省选最终还是在某些我也不想多说什么的原因下成了我的准退役赛。当时是什么感觉?没有离开时的不舍,没有未进省队的不甘,倒是异常地平静,静得吓人……

或许人生本就该这样,总有些意料不到,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APIO2014让我认识了湖北那些搞OI的小伙伴,让我明白了省选跪掉本来就是自己太弱,但是在离开北京的时候我又有了13年NOIP离开武汉的感觉,那些天里,是zjy一直陪着我,在回来的火车上,我们又不知道说了多少……

因为太弱,去复旦夏令(lv)营(you)仍然是一跪到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尽管在那之后已经高三,尽管班主任已经不会在对我抱有任何希望,我还是参加了14年的NOIP,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法接受自己退役的现实。

周日比完赛后从武汉回到家里,那时可能是我感受最为强烈的时候,或许是从此再也不会有机会参加OI,或许是再也不会有那些熟悉的人并肩作战,或许是因为自己的OI生涯失败的太彻底,那天还是忍不住流了泪……

我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高三:浑浑噩噩。或许这一点也不夸张,原来对武大不屑一顾的我,不得不考虑自己是否真的是太天真幼稚。不过尽管如此碌碌,我还是幸运地来到了珞珈山下,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

不知不觉中感觉自己跑题甚远,毕竟这都是些在我脑海中重复过许多次的东西,现在看到这些孩子门,不由得总是会感怀伤逝。

相对于那些 微不足道的得失,我也许更应该把握那些珍藏在心底美好的回忆和那些重要的人,那些珍贵的情谊吧~

时光匆匆,不知都去哪儿了,还没有好好珍惜,还来不及细细品味……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只能默默祝福他们,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