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LOG expand_more
又是一年期末时

不知不觉中已经是六月了,又到了期末了呢

有一类人,总是过分高估自己的自觉性,而不幸的是我就正好属于这一类,我也记得年前对这个学期的憧憬与规划,只不过似乎不听课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吧,真是可怕的习惯,竟然不知不觉也在教室里浑浑噩噩玩了三个多月。想来也不必对下个学期做任何积极的指望了,考前能复(yu)习就行

当然,如果仅仅是为了说区区一个期末考试,大概也是没有必要专门开一篇文章来说的,毕竟这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我记得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写写画画的习惯,不过当时的话题基本只有竞赛和学习了吧,偶尔也会有一些别的东西,不过那大多都是苦逼高中生对这个世界的不满。当然,也有一些并不是很想说的东西,甚至那些东西还被同桌看过,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的,幸好现在我的那位同桌似乎早已经忘了高中有那么些琐碎的小事,甚至写满文字的笔记本就静静地躺在家中,也不知母上在何时会翻出来品味

高中写的东西,大概基本上都是散文和摘抄吧,零零散散夹杂着些小诗,有古代的,有现代的;有讽刺的,有抒情的。我记得那个时候特别喜欢写景,而且基本上都是低沉的论调,因为心情好的时候并不会有“写点什么”的想法。相比之下,现在的文风简直就差到了极点,没有任何修辞手法,连表达都显得干涩无力,有时候想要隐(jiao)晦(qing)地表达一些什么倒是显得有些困难了,不过我还是尽力尝试诉说一点东西吧,那些并不算能见光的,一直压抑着的东西。我想,这大概也就相当于对着空气来说吧,毕竟有些人大概是不会看到这些东西的

首先要从学期初去的汉口的日式温泉店“极乐汤”说起,也不知为啥就傻乎乎的去了两次呢,最大的感受大概是日式马桶圈很有意思,回来之后的最大感受是终于看清楚了一些东西,和上个学期的远观相比较,又加深了一些了解吧。阴差阳错,偏偏是已经结束了才刚刚开始,不过上帝总是喜欢开各种各样的玩笑,本来结束的东西又颇有戏剧性的继续了下去。要说这一种什么感觉,大概是,人在这里,心在那里吧。依稀记得这学期还是被强行拖出去了两个晚上,相比之前来说,这种感觉大概也更加明显了。只不过,一边是嘴里的槟郎,另一边是云雾里的山峰

另外,本学期也数次外出刷夜,也基本上除了 KTV 就是 KTV 了,确实蛮有趣的,竟也就这么过了一个学期,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表面吧。潜移默化,真是奇妙,竟然也渐渐的,更加清楚了,相比高中,相比大一做的各种各样现在看来可笑的事情,怕是要收敛的多了。所以,印象中曾经描写过的“月夜景色”也不复存在,饮酒“身未醉心先醉”的闹剧大概也不会上演。

说起来至今,也已经真的数不清楚了,不过这也是头一次打破了我在前面的文章中预言吧。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快又是两个月过去了,以为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呢。现在看来决心倒是更为明确了,但是同时胆子也是越来越小了,并且之前的种种怕是也已经全然抛在了脑后。或许就是这样奇怪的似断非断联系,才能留给我更多的想象空间吧,也正是这样才让人总是在燃起希望的同时背负着深深的罪恶吧。因为这一切大概也全是在自导自演,甚至,还不是在现实里;甚至,连自己所知道的真相都不认同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人一路走下来,没有点精神支柱,怕是也会显得过于无聊,就像我玩阴阳师一样,大概也是为了填补某些不得不结束掉的空缺。就像我更喜欢水群,怕也是典型的小孩子心态吧,有时想想,真是可爱,但也真是无用呢。无用到,总是在秘密的地方胡乱地写着一些奇怪的文字,就像现在一样,其实是可悲的

本来这也并不能算什么破事对吧,毕竟如果再过两年怕是又有一番新的光景,因为我清楚的知道这个学期已经要结束了,并不是因为期末让这个学期显得可怕。而是下个学期,下下个学期的种种似乎已经下了死亡宣判,我不是预言家,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正在读过大学中最快乐的一个学期(或许也不是)。不过,这种事情,总是要看机缘的吧

嗯,今天抽了一个很漂亮的 SR 呢,我还是要自作多情的说一声谢谢吧

很快,都要结束了呢!

Previous: 故地重“游”
Next: 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