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是打算昨天写的,不过昨天折腾新的博客(这个后续有计划写一篇总结一下坑点),实在是比较晚了,于是就放到今天来写了

说起来也是有趣,今年高考亲戚里有两人参加,一个是表妹,一个是外甥(父母两边兄弟姐妹的年龄差确实大)

由于近些年来并不怎么关注高考,导致我下午还以为今天高考就结束了,还给我姐发了条信息说:“有人解放了”

后来经过提醒才意识到现在不分文理之后,原来的综合都拆分成了小科目单独考,两天变三天

下午上班的时候听同事提了一嘴今年数学很难,下班路上我姐也跟我说数学很难,可能比我那一年数学还难,于是我到家第一时间就把试卷搜出来瞄了一眼,可能确实是老了吧,居然第二道选择题就没看懂 z+zˉz + \bar{z} 那个 zz 上的横线的意思,后面第一道数列大题也只在纸上画了一小会就放弃了

高中的东西是确实忘得差不多了,仔细一算距离自己高考也过去七年了(谁能想到七年后的自己……),这些年也偶尔的有梦见自己回到高考前,嗯就是高考前而不是在考场上,大致内容大概是放弃武大的学业跑回去重新读高中(每次醒过来都在疑惑梦中的自己是个什么脑回路)

抖音上都在回忆 2018 年的夏天,诚然那一年的夏天也确实承载了我不少的回忆。不过我觉得 2015 年的夏天也同样值得回忆,既然是回忆,那就认真的回忆一下吧

# 2015.04

这个是当时搞自主招生填表时候的截图,当年是取消保送生考试的第二年,我们这些苦逼的竞赛生除非进了国家队保送清北,否则也就只能乖乖回来高考。虽然说当时临近高考,但还是 “忙里偷闲”,晚自习开溜跑到竞赛机房玩电脑,说是玩电脑其实啥也没干,就反复开关着浏览器,总之就是比备考有意思

# 2015.05

终日沉迷贴吧和知乎(顺便关注自主招生和过往分数线)

# 2015.06

陪伴了我三年的公交车站、刻了 THU 的我的课桌、考前最后一次黑板报。之后就再也没有进过这间教室了(大概吧)

考试第一天,上午语文没什么感觉,反正自己的语文也就那样吧;倒是下午数学,当广播响起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 的时候,我的答题卡刚刚反面(嗯,有整三道大题没开始做),着实是把我吓得不轻,后来也是抱着完了要复读了的心态草草把那三题能写的都写了一通,后来出来考场发现大家脸色都不太对,回去之后空间、贴吧也到处是关于 15 湖北数学的段子,也才让我放心了一些(所以那年均分 66)

反倒是经过了第一天的洗礼,第二天考试都没啥感觉,感觉就是都还行,可能确实没有第一天数学给人那么深的印象吧。当然对于一个自招学生而言,高考结束并不代表着解放

上面就是我奔波于上海武汉两地参加自主招生(没有去广州是因为华南理工的时间和武大冲突了,选了武大,不过最终还是和广州结缘)。也不知道为啥一张上交的门都没拍(好像 14 年去复旦参加夏令营也没拍复旦),可能就真的是去上海旅游了两次吧(之后 18 年去 Google 面试,算是第三次旅游,大概就是跟上海无缘)

不过有一说一,上交的计算机学科因为被分到了物理大类里,笔试题目全是物理竞赛,人都要做吐了,确实也没抱太大的指望;在武大的话笔试题目就让人亲切很多,纸上写代码是我高中数学课上玩烂了的把戏,最后面试也是关于 SSL 非对称加密那一块侃侃而谈(虽然不见得有多高明)。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不出意外的话武大的自招过了(但是仍需要等高考分数)

分数出来的当天也是相当精彩,首先是 QQ 空间和群都炸开了锅(上图那个 “去读武大算了” 最后真的去了武大,不过后来他也成功去了清华)。我自己看到成绩,整个人都错愕了,真的出现了生理上的不适,明明大早上起来还没吃什么东西,就开始作呕。因为当时上午分数线还没有出来,大家只知道自己的分数,所以都不开心。中午呢,班级最后的聚餐,大家兴致也都不算高,下午去 KTV 唱歌也是(就不放图了)。反正是直到下午到家之后,才看到一本线出来的消息(通过武大自招后,当年政策是需要高过一本线 50 分才算成功),一颗悬着的心也才放了下来

# 之后

后面就是各种捣鼓 Linux PHP、去杭州玩、初中同学聚会、去张家界玩之类的事情了,因为文章主题是高考,就不再接着往后说了,以后有心情了再看(估计也没有,但那个暑假确实是很充实快乐,再往后的日子里真的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 最后

人生嘛,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遗憾,就像我课桌里的那个清华一样,头几年还觉得羞耻,现在看也能拿出来发文章了。但是那些流过的时间,却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所以为什么不过的开心一点呢?(callback 一下上一篇文章)

更新于 阅读次数